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

光灸經驗談:彩光能量療法的第三種路徑

目前研究光灸的主流方向,走的是類似針灸的路線,也就是人體出現什麼症狀,就使用什麼顏色的光,照射什麼穴道,以達成治療的效果。

而Aura-soma的彩油光灸,走的是另一個路線:它以脈輪的色彩理論為基礎,結合靈性彩油/平衡瓶原有的顏色治療理論,作為選用顏色的依據。

我個人採用的是後者,因為它跟我的能量工作經驗是相符的,使用起來得心應手。

舉例來說,通常胃部不舒服的時候,使用黃色的光去照射第三個脈輪,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有效的。就脈輪顏色理論來看,胃部的區域剛好對應的就是黃色脈輪,所以這印證了脈輪理論的可行性。


但是,這並非一成不變的。我也碰過需要使用藍色的光,或藍色/粉紅色(平衡瓶20號)去照射的例子。雖然這在色彩理論上也可以說得通,因為黃色和藍色接近互補色,所以當下的胃部剛好需要相反的顏色才會產生最佳效果……但是這麼一來,它就無法像中醫的針灸一樣,有一個統一的脈絡可以依循,於是,我根據自己的經驗發展第三種用法:全然直覺的彩光能量平衡工作。

這種方式,不依循任何的理論架構,而完全根據當下直覺來選擇顏色,以及照射的部位。這對我來說很容易,而效果也很好。

這麼一來,脈輪顏色理論只是一個參考的架構,我主要是透過我的身體感知來選擇顏色,而非根據我的頭腦判斷來選擇顏色;更精確的說,我是根據我的手的自發性移動來找出當下所需要的顏色,而非根據知識和理論來選擇顏色。這是依據能量連結或能量感知所產生的結果。

這是超乎頭腦所能理解的。所以治療師需要在理智系統以外的地方下工夫,而非努力去歸納分析判斷所有的知識。那個超乎頭腦的方法就是靜心。靜心意味著「沒有頭腦」或「無念」或「無為」的狀態。在靜心的狀態下,有時候你選擇的顏色會跟理論上要選擇的相同,有時候會截然不同。因為你並不是根據頭腦的記憶在判斷,而是在放下所有的記憶、知識、思考的情況下,允許身體去找出當下所需要的顏色。某方面來說,你是在「無知」的狀態下,進入「全知」的狀態。

這個方式聽起來有點玄,但這是可以做到的,也是可以練習的。過去我在帶領彩繪療癒課程的時候,我會讓學員去練習一件事情,那就是,用你的手選顏色,不要用你的眼睛選顏色。

記得當時曾有學員問我:「那我不要看著顏色,閉著眼睛摸可以嗎?」我說:「是可以的,那就像在抽塔羅牌,你蓋著牌抽牌,可是會準。但那不夠好,當你不把眼睛張開,你是無意識的,你把你的人生交給了命運,這對這個練習本身沒有意義。你需要練習的是張開眼睛看著顏色,同時又不加以判斷(什麼顏色好,什麼顏色不好),然後允許你的手去移動到它所需要的顏色上面,去選擇身體所需要的顏色。它跟你的審美無關,它是一種沒有頭腦、沒有思維的移動。」

這個練習,並不適用於要參加繪畫比賽的人,或是要把畫賣給別人的人,或是要交作品給客戶的設計師,因為那些都是工作,在工作上我們需要使用頭腦來判斷,別人會喜歡什麼顏色,作品才會被接受。但是就療癒這件事而言,頭腦是派不上用場的,你需要放下頭腦,用你的手去選擇顏色,它會讓你進入得更深。

同樣的道理,在彩光能量平衡的領域,不用頭腦選擇顏色,是能帶來更好的療癒效果的。而這也會讓這件事變得更容易學習,不需要研究龐大的理論系統,就能進行。

所以,當我在使用光筆為案主工作的時候,我是讓自己進入靜心或無為的狀態,在這種狀態下,我的身體、我的手會自然的選擇當下所需要的光,然後在當下所需要的身體部位工作。這是一個彩光能量療法的工作者所需要的品質。但是,縱使一開始你做不到這樣也沒關係,從已知的脈輪色彩關係圖開始進行也是可以的,那依然可以處理大部分的狀況。

縱使偶而選了不相符的顏色,頂多也就是無效而已,也不至於出現什麼問題,因為這是一種非侵入性的療法,所以相對來說安全許多。而且,基於大多數的情況下,與脈輪直接對應的顏色是有效的,所以就不加思索的選擇脈輪對應色彩也是可以的啦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