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

原來,神就在寧靜中等我

「原來,神就在寧靜中等我。」

這是上週自由書寫課程中,學員跟我說的話。她在感動的淚水中說出這句話時,我受到震撼,一時無語。那是一個虔誠的教徒與她的神的深刻連結。在這一刻,無論我認為的神和她認為的神有多少不同,我深深的同意,那份寧靜就是神。

這期的自由書寫課程,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……呃,抱歉,與其說是大膽,不如說「就是我在耍任性而已」……我刪除了所有花俏的書寫設計,只讓學員專注在一件事上面,就是「無念書寫」。

這根本就是一個「趕學員」的爛主意吧!上到第三堂課,出席的學員只剩下半數(但是留下來的,顯然都是對於自我覺察有高度意願的人)。

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

無念書寫不要預設主題

進行「無念書寫」,不要準備主題,不要預設內容,只寫下這個當下,此時此刻你所感受到的、感知到的一切。例如:我覺得很累。那就寫下「我覺得很累」。寫不出來,就寫「我寫不出來」但其實你已經在寫了——這就是重點:寫下所有當下你所感知到的任何東西。

一開始你的頭腦會認為你在寫一些無意義的東西,頭腦會阻止你繼續寫。不要理會你的頭腦,繼續覺察,繼續寫。

這是無念書寫初學者容易誤解的地方。舉個例子來說,假設你今天早上進辦公室,被一個同事惹惱了,你沒有當場對他表達你的不舒服,經過一天的時間,你已經有點淡忘這件事情了,然後晚上你來教室上課,我告訴你說:「現在我們來進行十分鐘的無念書寫。」你聽到這個指示,頭腦立刻想著:「啊,要寫什麼呢?對了,早上同事做了讓我生氣的事,我來寫這件事好了,藉這個機會幫自己清理一下,以免積壓情緒……」

這個「想一件事情來寫」的念頭,就是會讓你的無念書寫無法發揮效果的原因。

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

光灸經驗談:終於想到要拿出來用

左手臂有條筋絡因為使用不當,已經不舒服了兩個禮拜。
今天有朋友提到可以去給中醫針灸,我才想到應該自己先用光灸治療看看,結果才使用不到10分鐘,就已經好了八九成。我自己都覺得很驚訝。
常常,治療工具就在自己手邊,但是當我的意識處於某種無明的狀態,我就不會想到要拿出來用。等到我想到要用時,發現10分鐘就治好了,自己都會有種荒謬感:那麼過去兩週,我是為何要受這個苦?(笑)
我幫我的光筆找到便宜又好用的收納盒,以後要出門給個案方便多了~(開心)

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

我是如何進行一對一的家排個案的?

有朋友私訊詢問家排個案的事情,或許這些也是其他朋友會想問的,所以我把它們整理成一篇: 

問:「老師好!我有感情及金錢上的問題,不知家族排列是否可以幫助我呢?」
答:「您好,藉由家族排列來釐清感情和金錢方面的困擾確實很有幫助,排列可以幫助我們看見問題的根源,並尋找解決之道。」

問:「它與前世回溯有何分別呢?」
答:「除非問題的根源在前世,否則並不會碰觸到前世的議題。大部分的人,問題都在今生的家族糾葛,而不在前世。」

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

幾朵飄落的櫻花,為案主的潛意識注入了新的可能性

今年(以農曆年計算)的第一場一對一家族排列個案,櫻花幫上了忙。
在排列過程中,我讓案主躺下來,然後拿起花瓶裡的櫻花,在案主的氣場上做了一些工作,幾朵櫻花飄落在案主身上。個案結束時,案主感受到不可思議的、無與倫比的放鬆,整個人顯得神清氣爽,個案前的主述症狀也消失了:「哇,從來沒想到身體可以麼放鬆!!」

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

從家族排列談身體療癒

案主來約另一次個案的時候,順道提起前兩次個案後的變化。

藉由這個例子,我想聊一聊我對於家族排列運用在健康問題上的一些看法。

基本上,人類的身體是有自癒能力的,這個自癒能力如果搭配了適當的醫療措施,那麼應該會加強身體復原的能力以及康復的速度。

可是,如果在我們的潛意識或是靈魂層面,有一個相反的作用力在運作著,那麼這個自癒能力就會受到壓制,而外來的醫療措施也會找不到施力點,而難以發揮完全的效果。

也就是說,外來的醫療措施仍然必須建立在「自癒能力可以正向運作」的這個基礎上。

換句話說,如果這個身體自己不想要康復,那麼醫療行為就很難發揮它應有的效果。

那麼,身體為什麼會不想要康復呢?

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

已經在他處學過OH卡,可以直接從進階開始上嗎?

有客人寫信到奧修能量小鋪詢問:「請問若已經在他處上過OH卡課程,沙久的課可以直接從進階開始上嗎?」

奧修能量小鋪的答覆是這樣:

「您好,心靈圖卡課程一定要從初階開始上課。原因是,Sarjo所設計的課程,有很多獨特的OH卡使用觀念,如果沒有從初階開始上課,您的基礎觀念可能會和其他學員不一樣,那麼進入進階課程時,就變成溝通交流時的一個障礙。

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

OH卡諮詢晤談個案

【個案型態】
運用OH卡進行諮詢晤談。幫助案主針對人生中難以抉擇的情況,或是不知如何面對的問題,找到面對問題的力量與智慧。

治療師透過對談的方式,協助案主解讀圖卡畫面所反映的心靈訊息。這些訊息是我們的心一直想要告訴我們的,但是過去這些聲音常常被干擾、忽視或壓抑,所以才會讓我們在面對自己的人生時,陷入左右為難、舉棋不定、不知如何是好的困局。

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

光灸經驗談:向存在借筆芯


昨天才說,最近不會再寫光灸文了。但是,今天發生一個有趣的經驗,很值得一寫。

下午,工作到一個段落,覺得有些疲倦。我取出光筆工具,幫自己做彩光能量平衡。

幾支顏色過後,感覺已經差不多了,我就看著我的手,看它還準備去拿哪一支筆芯,結果,我的左手慢慢地移動,但略過了擺在面前的所有筆芯,然後慢慢地往身體的上方伸去。

我以為我的左手想要伸展筋絡……因為我常用左手拿手機看螢幕,所以做彩光能量平衡時,左手常常會自動作一些伸展的動作,用來放鬆左手的肌肉組織。

但這次,它繼續往上伸展,然後向著空中,拿……是的,拿了一支「無形的光筆芯」。然後,拿回我的面前,將「無形的光筆芯」裝入光筆桿中。

2018年1月7日 星期日

光灸經驗談:修補能量體的破洞

這是我寫光灸經驗的第五篇文章,在短晚期內,應該不會再寫新的文章。

我想,我要表達的、要記錄的,應該都寫下來了。

對於想要了解我的光筆使用經驗的人,或是想要了解彩光能量平衡的人,這些資訊已經非常充足,甚至超越了頭腦所能了解的資訊。

對於Aura-soma彩油光筆的使用,我是全然直覺式的。這個直覺不是聽覺的,不是視覺的,而是身體的。

我信任我的手。它總是挑對正確的顏色,然後,在正確的位置上工作。

這份信任,會帶來很多超乎想像的經驗。舉例來說,一般情況下,我們拿著光筆,會將光線照射在人體上的某個部位,讓人體接受那個顏色的光的頻率波動。透過這個照射的過程,人體的「能量身體層」(能量體)開始受到影響,進而發生變化。

但是,當我們完全信任光的帶領時,有時它會帶領我們去到無法解釋的位置上。